戈壁滩与沙丘演绎出的精彩—2019海外华媒眼中的甘肃

手机APP即将推出,敬请期待!

 

 

                                            甘肃GANSU
甘肃,记忆中那个人们不愿去的地方。35年前大学毕业,班上有两位同学被分配到兰州,大家都认为是最差的分配方案,不久之后,两位同学也先后调离了兰州。而我,也一直没有念头去踏上这片土地⋯,直至这次接到中新社的通知:参加这次的甘肃采风团(事后才知道这个团报名非常火曝,很快就满员了)。

今天的甘肃是什么样?那里卫生间和厕所干净吗?西域的餐饮丰富及有水果吗?当然还有对神奇的敦煌的向往,带着各种奇怪的想法开始了我的西行之旅。

10月14日,来自美国、奥地利、澳大利亚、巴西、菲律宾、阿联酋等21个国家和地区的40位海外媒体人乘飞机从石家庄出发,深夜一点到达兰州。甘肃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马延礼在兰州会见了采访团一行。这位充满对甘肃热爱之情的统战部长深情的用“五个特殊”对甘肃省做了简要的介绍。他说:甘肃正在抢抓“一带一路”建设和推动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等重大战略机遇,从传统的内陆省份转变为向西开放的前沿。抢抓文化、枢纽、技术、信息、生态五个“制高点”,在继续巩固提升“东连”的基础上,致力做好“南向”“西进”“北拓”三篇文章,基本构建起陆路海路贯通联动、文化经贸相互促进的对外开放新格局。特别是,我们着力推动文化旅游融合发展,使旅游业保持了比较强劲的发展势头,相关指标增速连续多年位居全国前列。他希望采访团通过此次参访,深入了解中国,了解甘肃,对甘肃进一步扩大海外知名度、扩宽海外朋友圈提供了很好的机会。最后他说到:今天的甘肃人民生活富裕,文化旅游欣欣向荣,虽然各项指标在全国还相对落后,但与有些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甚至还有优势。

“智慧城市”—— 兰州

第二天,我们走访了兰州市智慧城市试验区,对城市管理的大数据处理实现精准高效的智慧城市印象,令我对西部城市有了新的认识。温室大棚的水果蔬菜花草让我知道了深处大漠的戈壁为什么任何时候都有新鲜水果蔬菜供应,而漂亮的花朵竟然还出口欧洲…在兰州博物馆触及到甘肃那几千年的人类历史……我为甘肃的今天的巨大变化有些动容了。

河西走廊

马部长说: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8月访问甘肃,沿河西走廊走了四天,打破了主席视察各省不超过三天的记录。

凭我浅薄的历史知识,河西走廊是兰州通往西域唯一一条通道,是掌握西域控制权话语权的象征。这也是“丝绸之路”的发源地……。兰州则是西域之门,当年解放兰州之役异常激烈残酷,千年的西域历史就是一幅波壮阔英雄撕杀战争史。

第二天一早五点起床,在兰州小巷深处的品尝了正宗的风糜全球的兰州拉面之后,我们便乘坐中国新闻社甘肃分社精心安排的豪华大巴向城外出发。

 

连日来的颠簸,又起的早,窗外是一片黄土高原,车里的人很快便昏昏入睡。我却在中途醒来,瞬间被窗外的景色震撼了……

两边白雪覆盖的祁连山脉绵延千里,恰似天然屏障一边阻碍了东进大漠沙尘,另一边尤如自然长城档住了西进之敌,西部平原一条大道直插千里形成了最宜西进打通前往西亚中东的贸易通道。河西走廊是丝绸之路的重要交通要道之一,过去因黄沙漫漫而被冠以“艰辛”之名。而随着交通、生态等方面的加强、改善,“丝绸之路精品旅游线路”和“大敦煌文化旅游圈”的提出,当地文化味道渐“溢”出,这段路程也从艰辛逐渐变成了享受。

历经了大约6小时的车程后,我们才抵达了河西走廊行的首站——张掖。

“塞上江南”—— 张掖
以”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得名的“张掖”位于中国甘肃省西北部,河西走廊中段。古称”甘州”。张掖有着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优美的自然风光和独特的人文景观,自古就有”塞上江南”和”金张掖”之美誉,诗曰”不望祁连山顶雪,错把张掖当江南”。想到在我过去的记忆中,绝对没有张掖这个词之后,才知道自己的中国地理认知如此不堪,深感愧疚⋯

张掖七彩丹霞:彩色丘陵中国第一
说到丹霞地貌,就想到澳洲北部的大红石头,也去过韶关的丹霞山,而被震倒的却是张掖丹霞因与众不同的岩石色彩。这些岩石光滑而险峻,高数百米,是砂岩和其他矿物经过2400万年的沉淀堆积而成。这种夹层蛋糕般的效果与构成喜马拉雅山脉的地壳板块运动有关。经过数年累月的风吹雨淋,最终才被雕琢成了如今这番奇特景象,或形似塔,或貌似柱,或沟壑纵横,色彩斑斓,形态各异。

它被多家知名网站评选为全球梦幻旅行地。被极具权威和导向性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世界十大神奇地理奇观之一”。

张掖国家湿地公园:诗情画意 芦花荡漾
尽管秋风乍寒,我们还是在摆渡观光车引导在水草湿地间穿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金秋十月,秋高气爽,张掖国家湿地公园正是芦苇成片,一片金黄,芦花随风起舞,如漫天飘雪,湖水清秀,荡舟水草之中。

在张掖还应邀观看了“回道张掖”大型情景歌舞剧,让我惊艳的感觉,无论是灯光音响以及LED大屏的使用,还是剧情的编导,舞台设计,演员的艺术表现都可以堪称世界一流,艺术水准非常高超,这在国内的发达地区也难得见到。

 

张掖市委书记杨维俊等市领导会见了记者团全体成员,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李润强向我们介绍了新中国建国以来的发展成就:今天的张掖市是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优秀旅游城市。

在张掖市的高台,记者团来到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在这个付出将近2万红军将士生命的纪念馆里,记者团的成员沉默了,在这里感受到了新中国的今天来之不易,感受到了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重大意义。

嘉峪关:长城上最大的关隘,“天下第一雄关”

 

一听嘉峪关这个名字,就有厚重历史感,它始建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位于甘肃省嘉峪关市西5公里处最狭窄的山谷中部,城关两侧的城墙横穿沙漠戈壁,北连黑山悬壁长城,南接天下第一墩,是明代万里长城最西端的关口,历史上曾被称为河西咽喉,现成为万里长城沿线最为壮观的关城。嘉峪关是明代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塞。至今为止,他的雄伟庄严,设计巧妙,尤如易守难攻的城堡⋯⋯它是不是中国明代的国界众说不一,但是元朝之后,更远的西域还有”玉门关”,可以见得那时候的兵强马壮国运昌盛,使领士扩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在嘉峪关,当地政府领导接待了采访团的访问,市委副书记、统战部部长张静昌对记者说道: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嘉峪关市抢抓机遇,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和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全局,全市上下呈现出经济总量快速增长,精准帮扶稳步推进,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绿色发展深入人心,产业转型持续增强,民生事业全面发展,社会治理不断加强,深化改革成效凸显,党的建设更加坚强的大好局面,嘉峪关已经成为一座文明现代的发展之城,一座时尚韵律的动感之城,一座绿意盎然的生态之城。

嘉峪关的玉门是铁人王进喜的故乡,在观看王进喜的事迹展览时,才感觉到中国当年缺油的困难及一批像铁人一样的石油人的奋斗精神的可贵。记者团采访了玉门能源综合产业实验区。了解西域的能源产业后劲十分可观。

采访期间,嘉峪关市市委书记李忠科及其他领导会见了采访团全体成员。

敦煌:“昼为敦煌,夜作天堂”

 

「敦煌和莫高窟」是我此行是最憧憬的地方,10月23日,我们团队终于傍晚在敦煌市安营扎寨。其实,此次西域之行,所有下榻的酒店,哪怕那些小地方,设施及卫生条件都是超出我想像的预料要好得多,餐饮更是十分丰富,瓜果蔬菜酒水饮料样样具备。我由衷感到地方政府旅游的产业的重视放在十分高的位置。

晚上,我们来到敦煌的夜市,只见灯火透明,酒吧,烧烤大排档和各种当地土特产工艺品布满夜市大街,好不热闹⋯⋯

 

第二天上午,我们直奔主题来到了甘肃省西北部,以敦煌石窟及敦煌壁画而闻名天下的莫高窟。莫高窟,俗称千佛洞,它始建于十六国的前秦时期,历经十六国、北朝、隋、唐、五代、西夏、元等历代的兴建,形成巨大的规模,有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泥质彩塑2415尊,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1987年,莫高窟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看过那些石窟彩塑及壁画艺术,只有一句话:巧夺天工。

鸣沙山月牙泉:“沙漠第一泉”

 

大漠之中的月牙泉以难以想像的奇观在沙中留存千年。月牙泉自汉朝起即为“敦煌八景”之一,弯曲如新月,因而得名,有“沙漠第一泉”之称,泉在流沙中,干旱不枯竭,风吹沙不落,蔚为奇观。1994年被定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荣获“中国最美的五大沙漠之一”。

沙漠的狂热和浩瀚,泉水的优柔和恬静,不仅反差巨大,而且雄雌阴阳之观,一种爱的情绪油然而生,当地人给她命名为—“爱情圣地”。

这天地之恋,漠泉之情……让多少男女为陶醉,让多少游客跪拜祈福。

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朋友们至此尽情拍照,滑沙,骑骆驼⋯⋯